二訪千越大樓

意外和爸媽朋友的女兒,以及他們協助招待的德國交換女孩,一起在臺中市區晃晃。由於兩個女孩都出身不錯的家庭,一開始其實有些不確定自己能否適應和她們的相處,但是活潑的Ginny完全不給我們尷尬的機會,不一會兒就聊開了。

我們先是一起到勤美誠品,在德文語言書的催化下開啟三人間的話題,在春水堂用完午餐,而後到綠光計畫晃了晃,並且和久違的新手書店見面。接著搭公車到臺中舊市區的第四信用合作社吃冰,聊天到後來討論起要再去哪兒晃晃,我和她們提起千越大樓。


位於綠川畔42年歷史的千越綠川大樓,早期經營餐廳、電影院、補習班、冰宮與飛碟屋等,是許多人假日必遊景點。自民國86年開始閒置,又遇民國95年火災,大樓裡外殘破不堪,成為中區老舊的地標之一。千越大樓產權複雜,102年獲內政部核定補助拉皮,但管委會評估建物老舊拉皮效益不彰,因此改朝向重建方式辦理;今年5月向都發局申請成立都市更新會,市府准予立案。

今年7月6日,臺中市政府發佈新聞稿,提及臺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已輔導所有權人成立「千越綠川大樓都市更新會」,且千越綠川大樓未來將重建成地上19樓的複合大樓,同時將辦理金沙百貨、中央書局、台中州廳、放送局等文化景點的修復改建,帶動中區再生。稿中也提到,千越綠川大樓都更範圍(含台灣大道側6戶民宅)共3097平方公尺,業主有490人,經過近10年的溝通,目前有超過9成所有權人同意都更,已經超過迅行劃定更新地區的5成門檻。千越綠川大樓的都市更新案目前進行規劃設計,預計2018拆除,重建為地下6層、地上19層的複合式商業大樓,內有美食街、百貨公司、健身房及飯店。


2016-07-30-05.46.05-1.jpg.jpeg

第二次拜訪千越,彷彿又在隱隱提醒我對臺中歷史的不了解。近期在讀柏林的過去,越想越覺得實在該找本書來認識臺中。話說回來,兩位女孩出乎我意料之外地興致勃勃,眼睛全亮開來,對於來到一個從未接觸過的世界感到開心。儘管我的深度還不夠,但藉此讓她們一窺臺中的過往,或者能否牽引出後續的什麼,似乎也是好事一件。

出國前夕,再見千越一面有如道別。仔細想想,是否仍有些人、事、物該是好好藉此機會說些話的?而這是否又隱示著什麼呢?

An accidental two day trip in Taipei.

這次上臺北主要是為協助活動的舉辦。在觀察活動策劃的過程,發現活動的品質仰賴高度細節的重視,以及不斷思考執行如何回扣到活動初始的本質。這次北上情緒很不穩定,下午三點半匆匆訂當天的住處,直到下午四點才強迫自己進入工作模式。在策展人的主持稿中學到許多,是經過思考的字句,以及如何把「我們為什麼做這些」和參與者的關係牽起來。世界咖啡館的活動階段,雖然沒有成功地在短時間內引導桌員思考自己對於展覽的定義,但確實蒐集到許多「印象深刻的展覽」具備的元素。喜歡J帶領思考「想要策一個什麼樣的展」的形式,透過接龍的方式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,興味十足。

講座與活動後餐聚的交頭接耳中,默默獲得一些思考。像是不要設限自己(如不要被地域所束縛);思考參與者、核心參與者如何和組織本身有更多延伸的創造;線上線下活動的差異為何,如何把握和活生生的人互動的機會等等;還有「工作狂」(對於工作的熱愛)這件事。

抱著胃痛不已的肚子,走回西門町的青旅入住。路途間發現,臺北抽菸的人群比我以往想像的多好多。接著就在青旅的膠囊空間裡,回著messenger的留言中緩緩睡去。


第二天清晨七點半醒來,賴了下床,接著洗澡盥洗出門。早晨在松菸和典聊天,接著看展。單位展的確成功喚醒觀者對於「單位」的意識,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策展人邀請許多不同職人來談談他們專業中常接觸到的「單位」為何,提醒我作為工業設計師對於尺寸應具備的敏銳度。另外也很喜歡一些創作者對於單位不同的詮釋,像是岡本健重新詮釋日本江戶時期的獨門數學計算方式「算額奉納」、西本良太〈Playing with Standard〉打破我們對於材質單位的既定印象。

下午和典、S吃飯閒聊,好久沒有聚聚,還真是不太會聊嗚。不過依然聊到許多有趣的事,更新了彼此的近況。已經是個不小年紀的我,有時仍然會對「沒有實務工作經驗」感到可惜。知道自己在過渡期,去德國想努力找找實習機會,以及好好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/ project,要有行動力、行動力、行動力。去信義安和站的Chenjingkai Office取了O.OO的《Imperfection booklets》後,便搭客運搖搖晃晃回臺中。

雖然只是短短兩天出門,但謝謝蛋殼鼓勵我放慢腳步,靜心度過這個週末。匆匆北上南下是種消磨,可有時慢慢來,雖然多花些錢,卻也的確舒服許多。要再訓練自己有更好的適應力,別過於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呢。